2020迪慶故事 | 和繼泉:蔬菜大棚“種”出幸福生活

云南信息報 2021-01-12

原標題:2020迪慶故事 | 和繼泉:蔬菜大棚“種”出幸福生活

“我能幫貧困群眾做什么,他們需要我幫助他們做什么?怎么做才能增加村民的收入?這或許是每一位扶貧干部需要面對的問題。山藥、百合、大蔥、胡蘿卜、西紅柿……”在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縣保和鎮拉河柱村,駐村工作隊員和繼泉,對村里露天種植的蔬菜了如指掌,全村70余個蔬菜品種他如數家珍。

駐村3年5個月的時間里,和繼泉用腳步丈量了拉河柱村的每一寸土地,用自己從事農業工作近30年的經驗,帶領村民種起了露天蔬菜,村民的人均收入從產業結構調整前的1000多元增加到了現在的1萬多元。

和繼泉是迪慶藏族自治州農業科學研究院院長,也是千千萬萬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駐村工作隊員,扎根到基層,凡事親力親為的他,連續兩年被評為“維西縣優秀駐村扶貧工作隊員”。

1021戶農戶,平均每戶入戶10次,最多的一戶建檔立卡戶入戶了90余次;連續15天,不分白天黑夜的交流,做通了20余家村民的工作;早上出門,凌晨2點多睡覺,白天不是去村民家了解情況,就是奔走在田間地頭,患有痛風的和繼泉,回到住處時,腳常常落不了地;最長的一次4個月沒有回家……一串串的數字,一個個故事串聯起了和繼泉駐村的那段歲月。“忙、累,但看著村民收入增多了,生活變好了,一切都值得。”這是52歲的和繼泉給出的答案。

全村1021戶戶均入戶10次

維西縣保和鎮拉河柱村有17個村民小組,1021戶42221人,其中貧困戶556戶2267人。2015年10月至2019年3月,和繼泉駐村期間,1021戶村民平均每戶入戶10次,入戶最多的一家貧困戶,和繼泉去了90多次。

“平均每戶最少去了10次,最多的一家建檔立卡戶去過90多次。”說起那3年多的駐村經歷,和繼泉對走訪的路記憶猶新。剛到拉河柱村時,有不少地方沒有通硬化路,組與組之間都是山路,有的地方還不通車,步行成了在村里走訪時,最常用和最有效的方式。“剛到村里的時候,路比較難走,每天早出晚歸,基本上到家的時候腳都落不了地。”和繼泉說,為了盡快對每家每戶有一個了解,頻繁的入戶,每天三四萬的步數成了常態。

動員老百姓發展產業,人居環境提升等工作都與入戶密不可分。白天做村民的工作,晚上還得繼續,甚至為了拉近關系,陪忙完一天農活的村民在晚飯后喝幾口,也成了駐村時常有的事。“和村民搞好關系,知道他們需要什么,清楚我們能為他們提供什么,才能把工作開展起來。”

和繼泉記得,當時規劃了露天蔬菜種植的產業后,在村里開會做了動員,當時有20余戶村民并不同意,為了說服這20余戶村民種蔬菜,和繼泉用了15天。

“用了15天的時間挨家挨戶的去做工作,每天晚上和他們坐在一起閑聊,老百姓喜歡喝酒,有時還要和他們喝幾口,拉拉家常,增進感情,在慢慢地說服他們把露天蔬菜種起來。”和繼泉說,項目推進的時候很難,和村里的很多事情一樣,只有和村民熟悉了,得到了村民的認可,認為是一家人了,事情才好做,才能做好。

1021戶,戶均入戶10次,3年零5個月的時間,和繼泉駐村的每一天至少需走訪8戶。

貧困村成為菜籃子

路也通了、水也通了、電也通了,收入也多了,家里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走進拉河柱村,“變了,變好了”,是村民說得最多的話,滿臉的笑容成了冬日最溫暖的所在。村落、房屋、蔬菜基地和田間的阡陌交通、忙碌的村民,構成了一幅屬于拉河柱村的生活畫面。移苗除草、培土栽植、采摘收割......各種蔬菜,隨著時令,有的播種,有的出芽,有的拼命生長,有的成熟等待收割,蔬菜基地里,總是一片熱火朝天的繁忙景象,各個工序有條不紊進行著。

記者了解到,通過“黨組織+集體經濟+農戶”的新型產業扶貧模式,拉河柱村的露天蔬菜種植從最初的460畝發展到近2000畝。蔬菜從維西縣賣到了香格里拉市、德欽縣等地方。在拉河柱村蔬菜旺季的時候,維西縣城蔬菜市場上60%的蔬菜來自拉河柱村,曾經靠種植玉米等傳統農業的村子,成了縣城2萬多人的菜籃子。

“以前村民的收入主要來源是種植玉米,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多元,現在通過產業結構調整,人均年收入達到了萬元左右。”和繼泉說,在村民轉變思想種露天蔬菜的過程中,很多老百姓習慣了傳統農作物的種植,怕種植露天蔬菜賣不出去,他們的思想中種糧食的話,可以在家里留著吃,可以喂牲畜,如何把蔬菜賣到市場去,如何把蔬菜變成錢,老百姓很擔心。“老百姓很善良,很樸實,一旦把工作做通了,他們都很積極。”

和繼泉介紹,現在村里種植的蔬菜品種有70多個,其中比較出名的有山藥、百合、大蔥等,收益最好的目前是山藥、百合。其中一畝山藥的毛收入將近有4萬元,種植成本每畝地在2萬多元,每畝凈收入在1.5萬左右。原來種植玉米每畝地只有三四百元的收入,通過露天蔬菜的種植收入可以到每畝地1萬元。

老鴉樹村民小組的李玉芳是村里的種植大戶,種植蔬菜已有10余年,種植露天蔬菜前,家里的種植的蔬菜只有兩三種,如今家里的蔬菜品種達到了10余種,種植露天蔬菜的當年,單靠包心菜李玉芳家就有2萬多元的收入。“加入露天蔬菜種植后,收入至少增加了3倍,現在有一輛微型車、兩輛摩托車,出門也方便了,生活也更好了”。李玉芳說,現在露天蔬菜種植已成了老鴉樹的一項特色產業,在2018年以前,村子里大多數村民還靠種植傳統作物來維持生活,現在大家種上了露天蔬菜,生活條件好了許多。

“種蔬菜給我們帶來了摸得見看得著的發展,我一定要堅持種下去。”李玉芳說。

拉河柱村黨總支書記邵萬里介紹,村里主打縣城的餐桌牌,種植露天蔬菜,如今1000多畝的露天蔬菜基地,讓群眾的年收入從以前的1300多元增加到現在的11000多元。種植露天蔬菜把村里的勞動力有效地凝聚起來,老人家白天在地里勞作,晚上把蔬菜進行一些捆綁清洗工作,第二天早上年輕人去務工時,把蔬菜帶到城里進行統一銷售,使勞動力得到最大化的利用。“老一輩在家里有事情做,促使年輕人到縣城里去務工,開闊眼界,家里的收入也增加了,生活好過了,群眾的精神面貌也好了,是件多贏的事情。”

守村,曾4個月沒回過家

脫皮、脫家、脫休“三脫”,是和繼泉駐村時的狀態。

4個月,是和繼泉離開家,守在村里最長的時間。“守住村里,想方設法提高村民的思想認識,思想跟得上了,脫貧致富才有希望,扶貧還得是扶智。”和繼泉說:“駐村3年多,最大感受就是脫貧最關鍵的是要扶智,單純的產業扶貧也好,輸血式地給錢給物都只能暫時脫貧,只有腦子轉變了,思想觀念轉變了才能真正的脫貧。”

“痛心”是和繼泉來到村里,看到村民后的第一個感覺。上午10點左右,酗酒的村民就開始醉倒路邊,看到可以打工賺錢的機會,大家也無動于衷,每天就喝酒,無所事事。“當時我就想,長期這樣下去,這個地方根本沒有辦法脫貧,然后就開始給酗酒村民的家人做工作,強行把人送到醫院去戒酒,當時他們的家人都很支持,通過以點帶面,強行戒酒七八個人以后,整個村基本上都沒有酗酒的人了,婚喪嫁娶偶有喝酒,但倒在地上醉酒的情形再也沒有見過。”

村里的事無小事,除了整個村的產業布局,還有一些小到不能再小的家長里短,也漸漸找到了和繼泉幫忙,他成了村民心中的村里人。

“今天我們家里有什么事了,你能過來下嗎?”“兩口子吵架了,搞不清了,能過來下嗎?”類似的事情在3年5個月的時間里很多,和繼泉覺得自己這個扶貧工作隊員成了村里的調解員,村民把自己當做是萬能的,碰到什么問題找到自己難題都會迎刃而解似的。

“我覺得自己成了村里的一員,村民變成了家人。”和繼泉說:“有的時候覺得干扶貧太苦了,有做不下去的感覺,但看到老百姓有賺錢的機會,有很多能讓他們富起來的機會,他們都不知道怎么去做時,作為扶貧干部,我認為如何讓老百姓富起來,是我要做的,我想做的,所以我就想我一定要把扶貧工作做好,堅持下去。”

和繼泉經常穿梭在貧困戶之間,看到老鴉樹組李順強家無大門,他把自己的工資拿出來給李順強戶修建了大門;看到小馬廠葉耀祖家廚房破舊,他自己掏錢給修繕了;看到吾奪底組蜂金文、蘭加和色媽底組漢陽光等衣服破舊,他又購買新衣服給他們送去;有貧困家庭學生考上大學或看到體弱多病的老人,他常拿自己的工資進行資助。

3年多的駐村經歷,睡覺的時間基本都是凌晨2點左右。“每天入戶,然后回來整理資料,還要想產業布局怎么做,人居環境提升一戶一方案怎么做,通過每天入戶的情況和了解的內容要制定方案,每天睡得都很晚,很忙很累。”和繼泉說,最多時4個月沒有回一次家,對女兒特別虧欠,一說到這個事情,心里面就不是滋味。

未來還想為村民做點事

“時光倒退,我也會選擇去扶貧,這3年,我覺得我做了一件最有意義的事情,人生價值在這3年里得到了體現。”和繼泉說:“比起辦公室,扶貧工作很累,但回想我們所做的事情,能為貧困戶為當地老百姓做點事情,心里面還是很自豪的,收獲挺大的。”

這3年多的時間,對于和繼泉來說有成績但也有遺憾。“自己想做的事情太多了,但能力有限,自己的知識也有限,露天蔬菜產業可以進一步提質增效,可以做得更好,讓老百姓的收入能更高一點,但由于時間等很多原因,還是沒有做到更好,心里特別遺憾。”和繼泉說:“未來,退休以后,如果還能去村里,還想為村里多做點事情。”(記者 木曉雯 周柯妤 王宇衡 攝影報道)

閱讀: 47263
本網站要求IE10及以上版本瀏覽器,推薦使用谷歌、火狐瀏覽器。
不良信息報警 云南網監 網上維權 云南網監ICP備案
宁夏11选5奖金 福彩3d试机号关注码金码表 花仙子六合彩网站 辽宁11选5中奖技巧 五分赛车冠军定码计划 mg真人平台注册 AG电子免费试玩 上海时时彩奖金规则 体彩p3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mg视讯g 幸运农场分析软件 北京快乐8和值开奖彩票控 式场公式规律中特平码 哪里能玩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进入dg视讯